最简单的寻找,最真诚的守候。

五四青年节—我还在过节

作为一枚小青年,还在家里偷得半日闲,小日子悠哉悠哉的

一直在家赖着,因为想到今后工作这样的机会也不多,在家多呆呆,陪陪爸爸妈妈也挺好


昨天看到说说,愤青离开南京,卖了一直陪伴他的山地车,收起所有的藏币,回家工作了

他说最舍不得就是山地车了,紫金山上很多地方很多野道都有他的身影

有很多人问,你为什么离开,他说,一言难尽

我没有问为什么离开,因为觉得所有人的离开都是有理由的

何必那么刨根刨地,知道了,也只会叹一口气,说一声珍重

一时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

后来看大冰《我们最幸福》里面关于阳阳生产队的解散,叔是这么说的:


“缘聚缘散,缘深缘浅,缘分尽了自当离别。道理我懂,可那时候的我实在是接受不了这种分离。很多人就那么消失了,永远从你的生命中消失了,或许这一辈子很多人也无缘再聚首了。想起来就让人心里乱,一种含冤带怒的难过。”


我不喜欢这种感觉,很羡慕有些人能够自如地面对

而还是战战兢兢,只感觉到一种无可奈何

所以不喜欢说再见,也不喜欢离别,不喜欢毕业

可能如果有一天真的可以坦然地接受离别,那我应该真的长大了


劳动节放假,学校安排的事务也带回家做,有的时候拖延症也是让自己觉得很头疼

最近两个问题:一个拖延症的问题,一个晚睡觉的问题

Maybe 我需要一个Panic monster来督促自己

and 我需要学会静心,太多干扰因素让我沉不下心好好看文章或者微信平台里的一篇推送

五月底的英语考试也在督促我不断学习英语,听演讲,培养对英语的感觉

十月份的考试,身边同学们对于学习的热情也在督促我不断去学习看书

虽然还是一个贪玩的人


前阵子,有同学关于我上交的申请材料表示很困惑

为什么你要这么认真地去准备这份材料,交上去是没有人会认真去看的

我笑了笑,还是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准备这些材料

每次新媒体主要做推文的时候,即使时间赶了一些,也会把时间腾出来,从推文内容到配色,改到直到自己满意为止

每次当师兄或者师姐找我去看论文时,也习惯性会花两三个小时,写提纲,看问题

……

陈超老师那天说了一句话,想到就去干,并有干好它的精神

“干好它”很重要,这应该会成为一个人的习惯吧,伴之终身

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,所以希望拥有


神农节的活动宣传工作;看书主要是听力,准备月底的考试;以及开题的准备工作

几件需要着手的事穿插在五月份这个有初夏感觉的月份里

以前一直觉得需要一件事一件事慢慢去做,但是后来发现这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

只能并联,不能串联,否则人生得多漫长多没有效率呢

前两天每天都要去奶奶家,从起床到刷牙洗脸化妆,换衣服,最后再磨叽,一般需要两三个小时

今早从起床到换衣服出门然后打的去工业园,总共时间26min

由此可见,我的拖延症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了……天哪,用境界都有点不好意思

认真做事,认真看书,忙碌的五月,做完六月份汇报就去黄山看日出吧


月初,看到朋友圈花花结婚了,成功从花花姐姐变成花花师娘的称谓

四月份谈谈的婚纱照也陆续传到朋友圈

说来也奇怪,14年在暴走团认识她们,当初的文艺大好单身女青年们,也就在这两年的时间里

陆续为自己找到了婆家,成功把自己变成了美丽的嫁娘

动作如此迅速到让我觉得自己慢半拍的节奏

很奇妙的感觉,祝福这两对新人

顺其自然 顺着顺着顺见了一颗四叶草,哦不对,应该是五叶,每次路过三叶草都认真地蹲下去看半个小时

却一次都没找到,这次反而一下车,一眼就看见了,原来世界真的就是这么神奇

顺其自然,拐角就会遇见呢


五四青年节—我还在过节 - Lois Wang - Genuinely

河堤边,青草葱葱,流水涓涓

 

五四青年节—我还在过节 - Lois Wang - Genuinely

花丛里,蜜蜂飞舞,花朵攒簇

 

五四青年节—我还在过节 - Lois Wang - Genuinely

 阳光下,苔藓染青的红砖,和奶奶新买的竹编簸箕


生活没有主题,像断断续续的文字,像没有联系的照片

或者说,生活可能有很多个主题


评论

© 豆花小姐℃ | Powered by LOFTER